12 October 2016

See you SomeWhere


这几年一直在移动中居无定所,要维系和家人朋友或那些在路上萍水相逢之间的感情不容易。这两个月在马六甲囧屋民宿认识了一群有趣好玩的朋友,大家都关心我们之后的去向,还会不会回到马六甲或下一个计划是什么等。后来我跟S兴起在社交媒体上设立一个平台See you SomeWhere,希望我们无论在德国、马来西亚或哪里,都能联系这些年在路上因打工换宿、搭顺风车或沙发冲浪认识的朋友,大家相互交换资讯或提供住宿、打工机会等。希望透过这平台让朋友的朋友互相认识交流。

概念源自“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六度分隔理论,即假设世界上所有互不相识的人只需要很少的中间人就能建立起联系的理论。好奇这些年在路上所遇见的这些人那些事,如何串联成眼前那些美丽的风景。错过了这趟车,或许就无法遇上那个人。又或许在泰北偶然遇见的某个女生,是我们在德国接待过沙发客的朋友,诸如此类。记得有一回在法国巴黎找不到沙发住宿,猛然想起之前在印度有机森林里认识一位来自南非的朋友提起他有个朋友就住在巴黎铁塔附近,便急忙传简讯问他,他义不容辞的隔着几重山与海替我联系远在巴黎的朋友。最终奇迹发生,那位住在巴黎的朋友很爽快答应接待素昧平生的我。这巧妙的机缘让我在日后想起,心里头都会有股暖流流淌。把这样的温暖记下,日后在路上也与他人分享。

因网络及社交媒体的发达,旅行不再是难事,世界及人际网络有逐渐缩小的趋势。任何人都有可能认识世界另一个角落的谁或到过遥远的哪里。透过See you SomeWhere 我们希望能把故事收起起来,把所遇见的那些人和事集中,在这个平台中相互勉励支持,让自己也成为别人旅途上一道美丽的风景。

25 September 2016

这十个月

回到马来西亚将近十个月,却发现自己无法完全真正的“回来”。越急着想要安定下来过回所谓正常的生活不再旅行,反而越一事无成。无法赶上原以为的这些或那些计划,太多的仓促决定及改变让自己倍感压力。什么才是最好最适合的,乍看之下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任性。这十个月的回归及重新适应,发现那些不同面向的自己,面目可憎。或许生活中有太多的选择及可能性不见得是好事,无法专注无法持之以恒再多再好的选择也是徒然。

这十个月过得好仓促匆忙却又一事无成。

29 August 2016

囧房出租#1

几年在路上走了大半圈之后发现不需要走得太远,旖旎绚丽的风景其实就在身边,夹杂在那些日常细微末节的枝桠里。静下心,更懂得怎么细细品觉个中况味。

因朋友邀请,临时决定搬来马六甲打理他手上其中一家只有十间房,取名囧屋The Jiong Guest House的小型民宿。囧屋已开业五、六年,由于朋友的民宿业务迅速扩张无暇打理,便问我们要不要试试经营三个月。三、四年前在他名下的几家民宿打工换宿过几个月,所以对打理民宿或马六甲老街周围并不陌生,便答应了。很庆幸离开的这几年,那些熟悉的老街坊及店面还在,大家还记得我并热情打招呼。我想这或许是为什么会一再回来马六甲的原因。总说自己比较喜欢星期一傍晚的马六甲老街,在周末结束游客散去之后还原马六甲的平静。

接手囧屋开业的第十二天,想要快速记下那些来来往往的有趣住客。

开业第三天,有个年约五十岁叫老吴的男人走进来问有没有房,他说平时来马六甲都是住隔壁但客满了,所以过来住我们这里。那晚我们坐在河边喝酒聊天,同时还有一对正在环游世界的年轻法国情侣。老吴说得一口流利英语、中文、泰语、福建话、广东话,娶了一位泰国老婆,目前定居泰北。老吴口中他的职业是酒店经理,但是需要经常来往中国及泰国做生意,做生意的项目貌似繁琐。上个星期离开之后老吴这星期又回来,这次一连住了五天,因为某天夜里喝醉丢了钱包,隔天宿醉还要到处打电话向朋友借钱还房费但朋友不肯借。情急之下说着自己的辛酸,大叔眼泛泪光。我们借了他一点钱,隔天他买了好多菜回来给我们煮午餐。

另一位是来自德国的克里斯,旅行了几年在亚洲呆了好长的一点时间。思维敏锐,说起话来速度很快,如果不打断他可以从食物聊到宗教、旅游、政治、家庭到怎么修补鞋子及包包,令人汗颜,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相信他什么时候他只是信口开河。克里斯之前在马六甲住过两个月,对这里了如指掌,热情介绍我们哪里的印度庙有免费三餐提供或哪里有好吃的素食。今天又到了付房费的日子,我问他还要续住吗?他说:"Forever!"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

还有一些没有带行囊,纯粹来过一夜的小情侣。或许不方便把男女朋友带回家,晚上很迟才Check In隔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Check Out了。然后我们在房里的垃圾桶内发现一泡尿,气得负责收拾房间的S破口大骂他们的不道德。

像马六甲这样挂上“世界文化遗产UNESCO”标签,便有大量国内外游客涌入的旅游区,每天都会遇上来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旅人过客,快速交换千奇百怪的故事便又往下一站出发。在这里仅呆了十二天,感觉像已经呆了两个月般的目不暇接。

故事陆续有来,希望来得及记下脑袋里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缓缓记录一系列“囧房出租”那些台前幕后的奇妙旅程。这次换作我留在原地,看着那些大大小小背着背包的身影来来去去。

26 August 2016

回到马六甲

一阵沸沸扬扬之后,竟然没搬去槟城而选择回到马六甲帮朋友打理民宿。回到四年前曾呆过一阵子的那条巷这条街,熟悉的德源咖啡店老板娘依旧幽默风趣打招呼声音洪亮,水仙街的素食馆生意越做越好选择繁多。我们搬进本地人称板底街(Jalan Kampung Pantai)的囧屋 The Jiong Guesthouse,10间客房精致小巧。一阵洗刷布置,一个星期很快过去。撇除周末晚沸腾的鸡场街,平日的马六甲依旧恬静缓慢。走在狭长的老街巷弄里,看着一家家传统行业大叔大婶们辛勤工作,时光泛泛流淌,快慢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再也没有什么比看着时间从眼前缓缓流过更为隽永谐美,因为我们不赶时间。

09 June 2016

光明日报专访

感谢光明日报及Chris细腻笔触,将这五年在路上的点滴一一概括。在每一次被采访的过程中翻箱倒柜,不断将那些已然遥远的记忆拿出来翻阅整理,同时为那些尘封已久的画面抚上犹新温度。接下来会继续在路上,只不过步履会变得更细更慢,一步步平稳扎实同时轻盈自在。

光明电子报链接: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98986?tid=9

01 June 2016

耕耘

"Maybe the journey isn't about becoming anything,maybe it's about unbecoming everything that isn't you,so you can be who you meant to be in the first place."

这一次为期22天的越南(Hanoi-Ha Long Bay-Cat Ba-Sa Pa-Dien Bien Phu)及寮国(Luang Prabang-Vang Vieng-Vientiane)之旅和以往旅程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是睽违五年,离家回家之后踏上的短期旅途,没有打工换宿或事先安排,纯粹当个背包客/观光客,一站接着一站吃吃喝喝往前走。

发现自己最大的改变是对花费比较看得开,不再那么委屈求全。或许这是逐渐懒惰的象征,但也无所谓了。旅程中有太多的空档让自己不断省思,比较过往和现在出发上路时,生活的心态及反应有任何不同。周车劳顿的劳累,也让自己再次与身体肌理纹路连结,有新的伤疤交错长在旧患上,有些沉寂已久的旧创被摇唤起来。一一梳理,一一抚平。

和友人在旅途中聊起关于生活中的"极致"以及生命里的"自由",我想这是目前最应该对自己严苛并努力耕耘的课题。过去总不甘活在任何标签底下,总不愿被套上任何刻板印象,追求所谓思想上/个体上的自由。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却也被这"渴望自由"的观念套牢得不自由了!
 下龙湾的渔民结束一天辛劳在点算收获
 回到路上的感觉是忐忑却扎实的
 美不胜收的Sa Pa梯田
 劳作之身体美学
 Ta Van村落里质朴纯善的人们。
旅社老板Loi邀我们和家人共进晚餐。
 Sa Pa壮丽的梯田
大自然具缓和情绪神经的神奇功效

在离Sa Pa市中心的Ta Van村住了几天,被村里及附近几个不同部落村民的质朴纯善给感动。无需语言,他们辛勤劳作的身体美学,再次提醒我该怎么回到生命中最纯粹的本质去耕作。专注,纯粹,极致的对内在辛勤耕作。

17 May 2016

由衷感谢:Video by The Jayzism TV

非常感谢The JayzismTV费尽心力替我记录2016年5月7日在Batu Pahat SANREN Cafe & Studio 举办的分享会,同时录制了一小段宣传 Rolling School Malaysia 荒野教室计划的片段,这算是几场分享会以来比较完整的一次记录。反复看着镜头底下的自己,讲话太快、咬字模糊或语调不平稳,希望能再一次次的练习中逐渐柔软那些棱角。

感谢大家愿意临听,感谢大家对荒野教室的信任与支持。但愿我们都能继续分享并学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