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November 2009

嗅觉记忆

蒋勋说:
“嗅觉像是一种注定的遗憾,
它在现实里,都要消失,
却永远存留在记忆里。”

我觉得这一段对嗅觉的描述很美。

对,它在现实里注定要消失。
我们看不见、摸不着嗅觉,是种遗憾。
但却能真实闻到,用毛细孔感觉到它的存在。
轻轻的来,轻轻的走。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什么都没留下...

嗅觉记载不同画面的曾经。
某一段过去、某一次邂逅。
某个午后的咖啡座,
某本书的纸浆味,
某个友人或陌生人的香水味,
某个旧情人身上的体香发香,
某条街巷残留的混浊空气,
某酒吧内长年累积的烟味。

汗水。泪水。雨水。汽水。自来水。过滤水。
有各自不同的气味,不同的故事。

前阵子香水快用完了,便到商场的香水专柜试试不同牌子的不同香气。
整个下午闻了将近二三十种香水,每一种都有不同的特质,
似乎在诉说着不同故事的点点滴滴。
有的甜甜腻腻,让我回到少女时那青涩的岁月。
有者深邃却空洞,带我去到那遥远神秘的国度。
有的刺鼻,有的辛辣,有的浑圆,有的朦胧。
找不到那让我感觉幸福安定舒适恬怡的。

最终决定不换了。
延用我用了将近三年的Versace Bright Crystal。
鸡哥说这款香水的香味无法持久,连站在身旁都闻不到,要我换其他品牌。
但我却执意继续用它。
因为我认为香水的气味是私密的。
只有最亲密的朋友伴侣或家人才能感受到。
而不是千里之外都能闻到那么浮夸张扬。

不知道为什么?
也或许这气味让我想起了某些幸福安定、舒适恬怡的曾经。








这粉红色晶莹剔透的液体充满魔力。
带我漂流到那最遥远的边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