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February 2011

蒋勳-革命孤独

蒋勳说:
“革命是一种青春的仪式。
革命是对自己的革命。所要颠覆的不是外在的体制或阶级。
而是颠覆内在的道德不安感。”

蒋勳把革命者归类为『某一种程度现实世界中的失败者』。
我想,或许是吧。大家都认为革命者一定是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定位,得不到认同及安全感,才会选择革命。但对我来说,革命者其实只是比他人多了一份临在的意识及坚定的执行能力。他们意识到生命除了安全安定感、衣食住行以外,还能做些什么使之更饱满丰盛?革命不一定成功。纵观历史,孤独荒凉窘迫潦倒结束生命的革命者大有人在。

或许把“革命”两个字摆在这年代不那么合适。除了会被当成疯子或被所谓的内安法令等条规钳制以外,“革命”似乎也变得廉价了。因为大家都能随口说说,没那么壮烈坚贞。“革命”早被遗忘在那遥远的年代。除了文字的力量灌输思考模式等意识流,我找不到所谓的管道来颠覆一些自己觉得不舒服的‘习以为常’。

蒋勳还问:“你的生命里有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梦想?没错,就是不切实际。因为青春如果太切合实际,就不叫作青春了。”对于“青春”,他在书中提到某位西方作家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你二十五岁时不是共产党员,你一辈子不会有希望;如果你二十五岁以后还是共产党员,你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希望。”他所说的『共产党』就是革命,讲的是一个梦想。当你二十五岁时有过一个激昂的梦想,一生不会太离谱,因为那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寄托;可是二十五岁以后,你应该务实了,却还在相信遥远的梦想,大概人生就没什么希望了。

以二十五岁来定义青春,我正处于这临界点。
二十五岁,朋友们都有完整的生命蓝图/固定伴侣/成家立业,而我却坐在这陌生的国度里看书写部落格。有时会慌,然后变得沉默不安。因为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否是正确?除了这样自己还能做些什么?然后就会想起『生命总充满选择』这句话。爱你所选,选你所爱。所以,我选择继续这看似孤独荒凉的旅程。当然,还需要某些力量的支撑才能走下去。我们总觉得生命很漫长。但对那些壮烈牺牲的革命者来说,青春的美就在于孤注一掷此时此刻,生命就不会遗憾没有‘后来’了。因为有时,拥有太多的‘后来’,反而是种更大的尴尬。

突然想起Chin Ling 的一句话,感触良多。

我愿没有国籍
没有护照
没有身份

然后可以住在地球上任何一个我喜欢的角落

过生活


是的,在地球上任何一个我喜欢的角落,缓缓轻轻静静的,过生活♥

7 comments:

  1. 加油! you are not alone always. ^^

    ReplyDelete
  2. 那是开拓个人视野的终生革命。你已踏出第一步了!:)

    ReplyDelete
  3. 二十五岁,有完整的生命蓝图/固定伴侣/成家立业。

    我到不太认为。至少我身边近乎所有25岁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没有。25岁,其实还是一个充满变数的年龄。

    ReplyDelete
  4. 我那年去纽西兰的时候也是25岁呢 ;)

    那时候好心急好心急觉得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那么多梦想要完成。结果呢,从一开始完全没有遐想(我对纽西兰的印象和感觉只是还好,不会特别喜欢。会去也是因为whv罢了),到无法适应,到最后一呆就呆了两年多。其中的变数,没有亲身体验的人是无法明白当中的奥妙。

    而我一直认为,梦想要越快实现越好。当你把人生想做的事都做了,才能清楚看见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所以,我很庆幸我在还不算晚(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像那些韩国人/日本人等,20出头就一直在whv)的时候完成了至少一次的whv。whv真的会改变你的接下来的人生观和未来 ;)

    因此,接下来我才懂得走得更远更好,成为更勇敢的人。

    我们这些whv holder是非常幸运的 ;D
    好好享受吧!

    *似乎在关于lohas的书上,看过这句话,很是喜欢,结果在你这里也看见哦。击掌!

    “长久以来,我只知道在物质世界,那个你可以触摸,可以在店里买到的世界之外,生命里还有别的东西存在。”

    **对于革命,“CHE的摩托日记”影响我很大。算是给于信心吧!不知道你看过这部电影吗,有机会要看哦!

    ReplyDelete
  5. 能夠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孤獨。。。 那應該很享受吧~~ 呵呵,加油哦!!羡慕你呢~~

    ReplyDelete
  6. 这个世界的模式就是这样,读书,工作,成家立业...
    可是我不喜欢咯...
    一个人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理,没人管,
    一个人自由过生活,在属于自己的角落,这样最棒。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