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pril 2011

Motueka 8

从马来西亚带来一份2011214日的星洲副刊,一直小心翼翼的把这份报纸收在背包里。为什么呢?首先,2011214日是我这一次旅程的出发日期,对我来说或多或少有些意义(同时也顺便模糊掉对情人节的遐想,哈>,<)。不全然是所谓的转戾点,只是告别一些早已习惯的什么。另一个最大的原因是这期的副刊说的是三毛。我最喜欢也影响我最深的作家之一。

还记得中学时期开始读三毛的作品是因为隔壁座的高佬。那个年代要自己买正版书籍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马来西亚书都卖好贵,同样的书是台湾价钱的两三倍。所以穷学生很难有多余的零用钱去买书。而高佬却有好几本正版的三毛!很感激他当年很阔气的借我看=)

那时不知道什么叫流浪文学,只知道这女人好酷!便开始对撒哈拉沙漠充满无尽想象,暗自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到那里去演一演所谓的“流浪记”顺便种一棵不要问它从哪里来的橄榄树@_@当时年纪小,看了三毛的文字后很热血并兴奋的拍拍前座雷殷福同学的背大声说,“喂,我以后要去流浪浪浪!”他强忍笑意幽幽的吐了一句:“流就流,不要被浪冲走”我当时很想掐死他>,<|||

后来我开始明白,“流浪”就和朱少麟对“自由”的诠释一样,是种太高贵的困扰。而我默默偏执的认为,只有三毛适用『流浪』这两个字,只因太美。也只有她能把『流浪』这词发挥得淋漓尽致,以致生命的最后也兀自任性的选择到另一个世界流浪去了… …
『能够一生做自己,最快乐』
『流浪,总有终点』

又有谁,能真正轻松自在做自己,不去理会繁文缛节世俗眼光却又发自内心快乐着?

4 comments:

  1. 你好,我是靖珊的妹妹靖雯的朋友。某天不小心路过你的部落格后,就发现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后来有一直follow你的blog.我现在在University of Otago (Dunedin)读书,之前也参加过working holiday。一直都没有留言,但现在忍不住了...因为我也很爱三毛!!!如果有机会下南岛玩玩,不小心玩到了Dunedin,见个面吧!好好享受纽西兰的美^^

    ReplyDelete
  2. 最近一直在尋找生活的其他可能性。有時候,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哪些是根植在内心的世俗觀念,哪些是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我一直在找...一直在找...。希望你已經找到了,加油=)

    ReplyDelete
  3. 我要问我从哪里来。。。哈哈哈

    ReplyDelete
  4. 朋友买了一本“再穷也要去旅行”,感动了~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