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February 2012

马六甲/吉隆坡苏丹街


喜欢马六甲浓浓的人情味,一直没变。

像小孩无忧无虑的骑脚车到处乱窜,和街坊邻居用我突兀的福建话有时参杂广东话聊生活聊琐事。和街头摆摊写书法的雪梅在雨中聊了好久。失去了双手并不是她人生中的缺失,反而让她更懂得自在知足的生活着。我们一边聊,我一边帮她打叮她腿的蚊子。除了无法用手打蚊子,我看不出她有什么遗憾。坐在她当口旁帮忙,偶尔当翻译偶尔当她的手帮她拿东西。她说觉得奇怪,认识不到1天的我们竟然聊得像认识了30年。我说我喜欢和她说话,爆棚的正能量一派幽默轻松的语调,深深的撼动我。她还让我乱写几个字、教我书法。一直赞我“哇,你还会回锋,果然有学过一点叻...”笑得我东倒西歪=)

欢在 Voyage Travellers Lounge 荒废一整个下着雨的午后。在二手书柜里喜获三毛《撒哈拉的故事》津津有味的看着,然后就死赖着不走。喜欢这里的设计和氛围,光着脚丫走来走去,写明信片寄给纽西兰,听着音箱不断播送懒洋洋的曲调。我想留下来,再久一些些。
星期六晚,听Aki唱歌。轻轻柔柔的歌声和着吉他,我看见一种对生活对梦想的笃定,梦想和现实是可以并存的,不需要放弃任何一项来成全另一项。一边担心孩子哭闹,一边又继续全神贯注的弹唱。Lounge里座无虚席,大家静静的听歌,轻轻喝着饮料缓缓放松思绪。这一幕幕好真,好美=)

来自美国的Robert旅行亚洲10个月,告诉我说他也爱上了马六甲。我说“你可以留下来不走啊。”但由于机票已订并要回美国处理一些事,所以不得不离开。他说他没结婚生子没房子没工作什么都没有,等他处理完那些事并把车子卖了,便继续旅行。“That's great,you don't have any burden to tie you up,you can travel lightly through your life!”他笑了,眼角发出微微的光看着我说“Exactly!”我问他旅行了几个国家,找到了自己想定居下来的地方没?他说有几个自己很喜欢的地点,但还没认真想过要怎么留在那里。我说我离开纽西兰的原因也是因为没有“非留不可”的Passion,他激动得轻拍桌子说:“对对!就是这个字Passion!”若真找到了那个地方,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继续留下来。就好像,爱上一个人。
*   *   *   *   *
后来到吉隆坡参加第二次在孙老师家办的戏剧系聚会。时间似乎没在我们身上留下太多痕迹,还是像当年在戏剧系时一样说说笑笑吵吵闹闹。德耀说,我们好像回娘家那般的亲切自在。虽然出席的人数不多,但很开心能见到大家。
聚会之后,我们随着孙老师到苏丹街,参与《年十四,燈佑苏丹街》活动。

树叶在动,云在飘,风在哪里?
手舞足蹈,心在跳,爱在哪里?
辽阔天空,星星闪动,月亮在哪里?
斑驳城墙,古老乡音,家在哪里?-孙春美老师写给《年十四,灯佑苏丹街》

开始害怕自己和周遭这大环境渐渐被表象或眼睛所能看见的事物蒙蔽,去相信那就是所谓的“事实”并理所当然的坚持着。不断往那看不见
/未知的内在挖掘,挖得越深越透彻越显得自己的格格不入。不想流于表面但现实逼我们妥协。
扪心自问,我在哪里?究竟还能做些什么?很开心感动参与《年十四,灯佑苏丹街》活动。感谢一群默默为维护历史古迹/推广文化艺文活动热血人士的付出。一个国家的发展并不一定要拆毁再重建。如何保持着历史古迹却同步在精神丰盛服务素质上成长,这才是我所关心的。

我想,这一次回来最大发现莫过于,我更爱马来西亚多一点了。

1 comment:

  1. 喜欢跟你谈天,之前完全没想到你是如此健谈一个女生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