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April 2012

Share Moments

一年之后,我们又回到这里。加拿大沙发客Kelly称之为“The End of The World”的小渔村。我,百合花和Uncle,回到这里探望英籍摄影师Philip。去年还有Penny和Wayne。

Philip还在,还住在那间木屋里。只是,左腿的伤没有起色,细胞坏死必需切除。我们坐在木屋前的小梯阶望向海若有所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而大笑 时而沉默,百合去煮咖啡。海风徐徐迎面吹来,我闻到除了海的潮湿腥味,便是温热的风夹带淡淡的哀伤。Philip毕生都在旅行,足迹遍布世界各大板块。我 问他第一次旅行是在怎么样的状况下发生。他说那年他十六岁,妈妈给他买了一台脚踏车,他一个人傻傻的骑了十英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这是他第一次感 受,什么叫“旅行”。跟我说儿时故事的当儿,我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着小男孩般稚气单纯的快乐气息。第二次他骑了四十英里。后来的后来,他离家越来越远,越来 越远......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也在世界各地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家”。

然而七十岁的今天,独自一人生活在马来西亚这个宁静的小渔村快两年,没有亲密爱人,只有渐渐坏死的脚陪伴。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一个人旅行固然有趣,但人 生最重要的莫过于“分享”。Share Moments。正如印在他黄色竹帘上的黑色字体,铿锵有力的烙在我脑海。我问他打算住在这渔村多久,因为担心如果明年回来人去楼空我会有些些难过。他说他也不知道,没打算这么快离开。百合说Philip的记忆力有渐渐衰退的迹象,常记不起太多的人事物,也不常拍照了。

离开前,我给Philip一个深深的拥抱。我想拥抱这样的一个人,这么美丽的一朵灵魂久一点。Philip轻轻的在我右脸颊吻了一下,再次语重心长的提醒我:印度很危险噢,你的头后面要长第三只眼睛,时时刻刻对周遭的人和事保持警觉,照顾自己。我没说“Bye”,我说“See You”。因为我明年还想回来这里看他,虽然无法预知时间会如何纵横交错的铺排。

时间一直很安静。安安静静的在我们身上刻下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痕迹。

Philip很浪漫的厕所:)

2 comments:

  1. 很喜欢看你的部落格,会一直提醒自己的初衷
    不至于沉沦在社会的黑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