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August 2012

Same-Same But Different

如果说当全职背包客在路上的这一年半快两年期间,没有艳遇或所谓的爱情,是骗你们的。

人都是善感的动物,背包客在路上若没有朋友同行,难免寂寞百无聊赖。独行女生更是需要有很强的自我保护能力才能避免不必要的骚扰。学习尽量不去标签,但在路上的这些日子不免观察到或自身经历,某部分欧洲男生在面对亚洲女生时会不自觉浮现些许优越感,并觉得只要轻轻动一动小指头,亚洲女生很大几率都会上钩。这点让我这个有点"女性主义"倾向又八卦(不敢说行侠仗义)的女人很看不过眼,偷偷在心里设计好一些对白来对付那样的场景。

记得在纽西兰Motueka的第一位房东--36岁的Tony在我们住进他家时刚和老婆离婚半年,带着一个11岁的女儿Hannah。Tony一开始很友善的带我们到房子附近的小河游泳,难免一些肢体接触,例如搀扶蜂腰(ok,我没有蜂腰...)或轻微碰撞都以为是洋人的"习俗",要自己不要太大惊小怪。Tony晚餐后总爱到客厅看电视找我们聊至深夜,说道激动之处还眼泛泪光拉着我的手不放。

起初我们都不以为意,直到因工作关系友人打算南下搬到另一个镇,在我们搬走的那个晚上收到Tony传来一封长长的简讯,说道自己刚离婚难免寂寞,觉得和我聊得很投契,希望我能当他女友之类的以为我会感动流涕。把简讯传给友人看,半调侃加发挥我戏剧系演技夸张的问,是不是现在我说"I Do!"就立刻不需要烦恼纽西兰签证的事及免费附送一个11岁的女儿?当然这莫名其妙Tony口中的所谓'投契'我根本无法领会。恕我慧根长不够多须根,无法Sense到任何的浪漫之情。草草写了封简讯拒绝这盛情邀请,Tony回复说:"若你改变主意,随时欢迎你回来。你知道我家就在这里,会在这里等你..."来不及上演昏厥过去的戏码,立刻用力鞭我的马儿,漏夜逃命!

后来也没逃多远,因为苹果和奇异果的关系我还得留在Motueka。自己一个人租了一辆破铁皮Caravan在Caravan Park里过了整个冬天。起初还有三位可爱的日本朋友相伴,但在大家相继离开之后我便是整个Park里唯一的亚洲女生。某夜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一位年轻嬉皮士凑过来和我聊天。聊了好一些流于表面的话题,由于太表面我也实在聊不下去,匆匆吃了晚餐准备快闪。怎料嬉皮士一直追着聊跟着来到我Caravan前,半推半就的说要在我Caravan里过夜。口口声声说只是想聊天并没打算怎样,鬼信他到底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就在电光火石之际这家伙竟把嘴凑到我嘴边想要吻我。好在老娘有练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避这无妄之灾!这么一搞,把老娘给激怒了。把之前练好的台词用破烂的英语说了一大段类似:'"你这什么意思?是觉得我们亚洲女生好欺负好上吗?!说来我拖车里过夜就过夜说吻就吻,老娘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每一个亚洲女生都崇洋,想嫁给你们拿签证。你屁!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给老娘滚!" 嬉皮士大概知道这回真的激怒了我,立刻酒醒松开手撤回他的房里去。

是的,往后的日子我都把以上那段台词加油添醋重复演练,屡试不爽。为了自保,无法不装出一副强势很懂背包客生存之道的样子,学李小龙踢爆"东亚病夫"的匾额自己却踢成大象脚。维持应有的距离感是最好的武装,最好额头上还刻着铿锵有力的"生人勿近"四字。每每以为只是普通的闲聊,到最后却发现他们要的不只是聊天那么简单。因为这是现实生活,不是凄美浪漫的爱情电影。

当然我实在无法把这类惊悚经历归纳为"艳遇",把故事水准降得太低。但有不美好的总会有美好,上天总是公平的在不期然之际给你一些甜头。后来我在离开纽西兰回到马来西亚那三个月里到马六甲Sayang-sayang民宿打工换宿两星期。在某条街的转角,遇见一道莫名其妙出现的光。是的,马六甲鸡厂街夜里出现一道莫名的光,下回再分晓 :)

在这里介绍一部很久以前就知道但最近才看的电影《Same-Same But Different》,各位看官看了大概会猜到我接下来要说的故事... ...


7 comments:

  1. 通常女旅人的故事比较精彩就是因为有这种“过程” :P

    ReplyDelete
  2. 至少这也是地球上多数人类体验不到的的戏剧性。 ^^

    ReplyDelete
  3. 很怀念你在纽西兰的时候常在我们面前说的那句 ~ 屁啦 ~哈哈 !

    ReplyDelete
  4. 我开始有点看三毛的故事的感觉了!嘻嘻…

    ReplyDelete
  5. 其实外国人蛮喜欢亚洲女生的。。。

    ReplyDelete
  6. 我好奇你接下来要告诉我们的故事!!!! 不要吊胃口啦,快快说!!

    ReplyDelete
  7. 虽然已经大致猜出故事情节,不过还是要看看你写的才过瘾!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