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December 2012

忘了究竟在哪個國度,弄丟了自己原來的聲音。

我拼命回想,卻再也記不起自己從前的那把聲音。

聲音是個很奇妙的存在,跟氣味一樣。摸不著看不見,卻著實知道它的發生,它的存在。還在歐洲旅行時,以為自己太舟車勞頓導致聲音開始變得沙啞以致後來的嘶啞,說話變得需要很用力,越用力越感覺聲帶的無力。偶爾會在喉間嚐到血絲的味道,感覺似乎有层沙包裹著喉嚨,不斷磨蹭。唱歌的時候更是能發現,無法將自己的聲音運用得像從前那般隨心所欲。再後來,在頸部喉嚨的右邊發現一顆小顆粒,是左邊沒有的。去看醫生針灸,小顆粒還在。現在只能吃藥調理,少說話,靜觀其變。希望顆粒不要變大或變成可怕的什麼。

人總是這樣,在失去以後才懂得珍惜。而我,竟然怎麼也回想不起自己從前說話、唱歌時的那把聲音。只知道現在每一天每一天聲帶的運用變得更無力一些,害怕聲音就這樣漸漸消失殆盡,害怕哪天一早醒來開口卻再也說不出話了。

忘了究竟在哪個國度,弄丟了自己原來的聲音。希望有一天我能把它找回來,重新裝置在聲帶裡。最近重讀蔣勳的《身體美學》,提醒我更多關於身體與心靈平衡的細節,要花時間好好做身體的功課,以免失去以後再後悔莫及。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