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ne 2013

我曾拥有一片海

航海,是很奇妙的一段旅程。
几百个工作人员加上搭游轮出海游玩的顾客,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被必需承载着几千吨重量的游轮颠颠簸簸送往无边无际的海中央。那感觉就像大家的性命莫名其妙的紧密交错在一起,然后托付给这艘我们仰赖的船只,还有大海。看似自己有选择权,其实选择权早已在步上游轮的那一刻丧失在大海及船只手上。

两个月半蜗居在狭窄的船舱里,除了设备年久失修,地毯因潮湿闷热而散发出难闻的霉味,大家更没有什么所谓的“隐私”可言。早上还沉浸在硬邦邦床铺浓密的睡意当中,便听到室友刷牙咳痰的声音;上厕所时除了听见自己尿液流淌的细微声音,偶然会听见隔壁房两个浑厚男声的对话,纵使听不懂那是哪国的语言。或许是菲律宾或某国的道地方言。我想,他们也必然清晰听见我上完厕所抽水的声音。

除了气味、声音的无所遁形,船舱内寂寞及情欲的蔓延更是迅速得令人乍舌。离家独自漂泊在海上,离开陆地远离网络世界,除了工作便是独自啃咬寂寞。如何处置七情六欲的迸发,是门复杂的学问,尤其在阳盛阴衰供不应求的环境下。人是有趣的生物。爱恨情仇层次丰富的绵密交织,往往发生得那么理所当然,却也结束得不着边际。

终于,结束了那两个月半的航海生活回到踏实的陆地上。有自己空旷的房间一张大床、开车、上银行、红绿灯、汽笛声、人声、汗水味夹杂在废气被肆意排放的浑浊空气里、网络无边无际的覆盖、电视、电台、电脑、电话、电器、电饭锅… …

我怎么却,开始想念起那无声无边无际无痕的辽阔大海了。

2 comments:

  1. 人总是矛盾,当你拥有你却觉得奢侈。

    ReplyDelete
  2. 你的文字描述,令我想象起在無邊無際和不踏實的錯覺下,情慾交織成為了航海的獨特風景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