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ust 2013

“Desperado,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You've been out-riding fences for so long now.
Oh,you're hard one,
but I know that you've got your reasons.
These things are pleasing you can hurt you somehow...”


Eagles的Desperado在耳边悠悠扬扬,思绪却沉甸甸的。

2012年的11月左右,某次沙发客聚会。在出席的十多个来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当中,无意间认识了这么一个人。谜样的人。说不出来由,却明显感觉得到他把自己伪装得很好。至少,伪装得很正常,很能融入这样的聚会,这样嬉闹喧嚣的社交生活,这座城,这国家。中长金褐发丝随着微微的晚风摇曳,眼神锐利嘴角线条倔强揉合在脸上,却是那么的潇洒自然。聚会中与大家侃侃而谈,思路清晰表达能力佳,是个说故事的高手。看得出他阴郁外表下,脑袋里的见多识广知识渊博。后来的几次聚会逐渐有机会多聊,知道一些他过去经历的,如何不断的摧毁并重塑他,改变了他对这世界的看法及对生活的价值观。一种,我想身边的朋友大概很难接受的价值观。一种看似没有价值观没有底线,却有自己一套系统的思考逻辑。

没有家人、没有固定的朋友圈、没有所谓世俗认同的工作、没有自己认同的国籍身份,闲时喜欢窝在租来的三房式公寓听歌看书看电影。看似自由自在,并条理清晰理出自己一套生活在马来西亚这样一个陌生国度的应对方式,他却反而觉得轻松自在满足。“找了九年,才找到这个地方。我想要一直呆下去。”海风徐徐的迎面吹来,我说:“你是幸运的。我也希望哪天能像你一样,找到一个自己想一直呆下去的地方,结束旅行。”他似笑非笑的给了我寓意深长的一眼。

『我充满了不自由的痛苦,只知道我要挣脱价值观的束缚,却没想过挣脱以后,要拿什么来承受没有价值观的生活。』-朱少麟《伤心咖啡店之歌》。

自由是什么?快乐是什么?时间是什么?价值观是什么?人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汲汲营营在这尘世里挣扎求存,除了衣食住行,究竟还为了什么?

从他浅褐色的瞳孔里,我看见另一个世界。谜样的世界。一个,我想这辈子都无法理解的世界。那些社会主义教条式的价值观、旁人的恭维或批判、这世界泛起的任何风吹草动,似乎都惊动不了他那冷冽却巩固的灵魂。总是那般自信满满的泰然自若,
骑着那台重型机车在马来西亚某个知名小镇的街头巷尾,像个道地的当地人般流畅自在流窜,度过一天又一天悠悠岁月。


Desperado。对我来说,他就像歌词里那固执的亡命之徒。切断与过去的种种连结,毅然决然挣脱了原有的那个灵魂,并坚持着在旁人看来虚无缥缈、没有价值观的生活,重塑另一个丰盈的自己。他总是一派轻松自在,嘴角牵起不羁的似笑非笑。看着他一步步远去的背影,霎时深深的感动,原来人生可以那么轻盈,却不失丰盛。

1 comment:

  1. how abt 這樣子的思考:存在給了我們生命,活著就是一種美好,然後我們反過來能給這個存在這個世界些什麼?活著的意義本身就是活著,它的美好在於我們有能力可以回饋,讓這個世界上的某些人某些事某些東西,因為我們的活著還有我們的回饋,而變的不一樣變的美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