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une 2014

那些生命中能或不能承受的轻与重

摘自National Geographic (March 2014)
迁移
我们不断移动。从一座城到另一座,从A到B。无论距离长短,都是一次次移动,不断重复的举动。拥有得越多,包装行李需要的智慧也越渊博。当初因满足购买欲或想换取轻盈感/存在感而用金钱买来的东西,在对新物的激情褪去以后的现在,换来的只有沉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舍得,是重量的来源。后来,我又开始移动了,带着那些不舍与重。

食物:
那些看似轻巧的美食,吃进肚里变得沉重。无意识狼吞虎咽的结果,换来身体无以名状的负担。口腹之欲,总有那些割舍不了戒不掉的。满足的不只是食欲,或多或少也是记忆。还有那些无以名状的空虚与     

梦想
梦想,在还没有实现以前都是轻盈飘渺的。说得容易,实践过程一点一滴变得扎实的同时也变得承重。当梦想也变得承重时,我们都不敢再追寻什么。机械式重复着大家眼里所谓“对”的生活,活在观众的点头赞许及掌声之中,曾经做过再高贵的梦想啊,此刻也变得无所谓的廉价。吊诡的是,那高贵与廉价的一线之差,竟掌握在那些与你生命不相干的“观众/过客”手中。如果可以,何不为自己用力鼓掌?即使无人问津,也要为自己拍到手掌烂再光荣谢幕。

情欲
那些司空见惯的场面,和电视画面里的情节雷同,唯独些许的质感装束落差。粗浅或深长的呼吸,或许略带情感的缓慢抑或挥汗淋漓纯粹施展技艺的熟练。我说,爱与性是可以分开的,情绪情感情爱是可以一层层被切割开来的,友人不同意,执意爱与性之间绵密复杂的关系。没有要谁苟同,毕竟我们都活在各自不同的世界里,在自己想象的宇宙中兀自运行,偶尔掉入彼此的漩涡里,偶尔抽离。以为那些从小到大学来及经验的累积都是真理,紧紧抱着直到死去。

别离
不喜欢离别的场面,因为生命的抽象与变幻,没有人真的能确保说再见以后还真能再见。无法确定的事,我不想言之凿凿。我不相信承诺。

时间
睁着眼,看见时间流过。缓缓流动的,不只是时间。如果没有日历/钟表的发明,没有人算计,那时间的存在与否还那么重要吗?如果时间的存在与否不重要,那我们被什么名的推挤直到老去死去?

存在
后来觉得,这样的存在过于承重。在轻与重之间失了衡,太多的词藻略嫌多余。或许我们的存在,也都是多余的。

2 comments:

  1. 或许,如果没有时间的话,能够算计或告诉我们某些东西(比如:时间,或是一种我们没有办法解释的东西)的存在的是我们的身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