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August 2014

寄张明信片给你


每到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总会想要寄张明信片给你。
一个不确定是否存在的你,一段无以名状的关系。

从这里到那里,托付给邮票与盖章,托付给圆珠笔与那张薄薄的明信片,托付给时间,托付给空间。托付给丰富的想象力,以及伫立在你们外那一直以来从不曾离开过,安静从容的邮箱。

因为距离,更彰显寄明信片的意义。也因为距离,让想象变得生动也让想念变得沉重。吊诡的是,每一次在把明信片投入邮箱的那一刻,指缝间总会有那些微几秒的颤动。因为从来就无法确定那些字迹是否能在经过哪些陌生人或邮差的手之后,顺利送达你手里。抑或,在运送的过程中,明信片的温度会逐渐消弭。诸多的不确定,更让我坚定的要将这张明信片寄给你。一个在世界另一端,模糊的你。

我想,唯一能确定的是,当你用食指与拇指轻柔把明信片夹起,一字一句细细咀嚼的那一刻,我已不是现在坐在这里一字一句给你写明信片的那个我,而你也已经不是那个我在写明信片时,想象中的你。

时间终究会过去,无论在生活或旅行。
然而,每到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我总是会想要寄张明信片给你。或其实,是想要寄给另一个自己。一个,不确定是否存在的,另一个自己。

3 comments:

  1. 如果你愿意, 我愿意收到你那张我没办法提前预知却又充满正能量与真挚的明信片, 同样86的我祝福你...

    ReplyDelete
  2. hello 想要問一下你上次寫過的催眠治療有沒有聯絡方式?我有個朋友需要嘗試一下這個治療,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聯絡你, 所以希望你看到的話可以email我: zshuang0908@hotmail.com 謝謝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