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December 2014

后来

后来站板男没有离开,说要留在都柏林多存一些钱,继续挂着Mary Street那家钻石店的广告板在Henry Street走来走去。偶尔经过打招呼,依旧露出洁白牙齿给我灿烂微笑。

后来马靠的手机店重新开张了,回到自己原本的岗位继续努力。

后来毛街同时出现六个孕妇,恭喜老爷贺喜夫人。

后来我也默默延了一年签,因为除了回家,留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后来眼镜男开始约我出去骑车也好看电影也罢。有时候觉得多认识一些人没什么不好,却又厌倦一再重复的对话和戏码。那天在公园里和眼镜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惊觉自己原来能过得那么抽离,得过且过任时间在眼前飘走却不为所动。

后来E开始矛盾摆荡于认真与半认真之间。或许从来没有谁能确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我又何尝不是其中一员?

后来408开始改变生活形态,一个星期外出用餐几次不再像以前那么抠。每个星期五都去参加沙发客聚会,星期天到Foggy Dew跳舞,积极拓展社交圈子认识更多有趣好玩的朋友。生活在这座城的我们,都寂寞。

后来她身边也陆续出现另一个他和他。我想,一生当中无论擦肩而过或深深爱过的那些人,都只是来为我们上一趟课,没有谁能真正陪谁走到最后。当初既然一个人来到这世界,也注定终将以一个人/一个个体的形式离开。我们无法拥有什么,而只能经历-经验-经过。

后来原本有个她的他身边出现另一个她,而她来了又走。到最后他已分不清到底爱的是她还是她。她离开的那天早晨,他身体里突然凹陷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深不见底。

后来收到你寄来的明信片述说着想念这里的种种。

后来几乎每星期都会在某早晨的同一个时段将自行车停在同一个位子到同一家咖啡馆点同一杯咖啡坐在同一个位子想着同一些人和事。然,却终究无法和上一次或下一次的重复完全相同。

后来,我们继续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拉锯,没有太大的快乐更没有深沉的悲伤。日子是安稳平淡的,像白开水般无色无味却不可或缺。开始喜欢这样的安定,纵然还是会寂寞。

后来,我也不再是昨天的我,更不会是明天的我。我想做原来的我,但什么才是“原来”而谁又是“我”?

后来的后来,终于明白有太多的事无法也没有必要重来。

后来,冬天来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