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anuary 2015

注定

一直不愿去相信,这世界上有一种注定。

一直怀疑所谓的“宿命论”,直到那天遇见了你和妳和他和她,我才对那冥冥中不知什么的安排深信不疑。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有形实体来为那“冥冥中”无以名状的什么下个铿锵有力的注解。不想不负责任把它归咎于“神”或“宇宙”或任何不可知论调中的神秘力量,最终决定把它推给无辜无形无色无味的“时间”。时间一直从眼前经过从生命中出走,往它自己也无法确定的方向头也不回的前进。我们被时间无形的手压迫推挤,却总自以为能掌控时间和生命中那些遭遇际遇巧遇。

于是,我们傻呼呼自以为是的任由时间摆布。注定吃下肚里的那些山珍海味或粗茶淡饭、注定花费了多少金钱满足了哪些莫名其妙的欲望、注定浪费一笔时间在特定的人身上、注定谁和谁在哪个注定的时间点在指定的那个街角相遇。注定了那几秒的四目交投/无心插柳的对话及相知相惜,最终免不了注定了的分开。

家里的热水壶注定要在这个时候坏//打电话给那个人注定在这个时间点不接//排队买咖啡时你仓惶跑进来我们眼神交换却不打招呼//座无虚席的酒吧里你走了座位我来坐留有你的余温//日升与日落更迭//

一直以为自己看得开参透“注定”这规律,却在那些看似注定发生的人和事上回不过神来。到后来妥协,有些自由这辈子注定无法完全拥有//有些原谅终究无法释怀//有些亏欠这辈子注定无法偿还//有些爱注定来不及品尝就要从空气中挥发消散//有些平等或许注定这样倾斜下去//那些无以名状的,或许就这样莫名其妙无以名状下去。

有一天,你和我注定要离开。打从出生那一天便心里有数有那一天或许不远,这一切会结束。了悟这一天终究会到来,或许近在咫尺或许海角天涯,却没人能肯定自己的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吊诡却趣味映然,然后我们继续在那狭窄的缝隙里苟且,没有规律的一呼一吸。

如果一切都是注定的,那我们要明天来做什么?去体验,去执行,去等时间到?
如果一切是注定的,此刻当下我们无意识(自以为有意识)的在做着某件事或说着某些话时,是否有另一个什么,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并精心编排下一场我们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的精彩戏码。

夜深,我喃喃自语着早已被编写好的这些对白。包括现在正读着这一字一句的你,也早已被编进绵密交错的繁琐逻辑里却浑然未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