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February 2015

那样的荒凉是更需要强悍的

“那样的荒凉是更需要强悍的”~邱妙津。

貌似追寻另一种层次的自由或荒凉,但必需承认,我骨子里却缺少了那样的强悍。

2015年的第一个月,在混乱混沌中结束。迎来二月的第一道晨光,慢跑在小河边大口呼吸昨夜残留的冷冽,虽不至挥汗淋漓却通体舒畅。

J在2012年结束前曾写下最大的心愿是要找到“The cure for Nihilism”。两年后的今天他告诉我,还没找到那解药。抑或这强烈虚无的无意义感,是他极力对抗却赖以生存的。失去了这份恐惧,他无法生活下去。这份恐惧,反倒成了他活着的养分或推动力。

“现代人总是若即若离地僵立在现状之中”~胡晴舫《第三人》。
似乎,看出什么端倪。活在一个充斥着太多繁杂术语、标签、道德/价值观混乱、“自由”定义模糊、金钱当道、无从考究出处的知识泛滥、言论自由却被隐形的手笼罩/过滤/筛选、网路科技日新月异的年代,我们反而被这份模糊无形的自由捆绑住。僵立在现状之中,哪儿都去不了。僵立在自我的自以为里,旧有观念无法过滤舍去,更害怕建立新的社交圈子或习惯或信仰,却默默期盼枯燥乏味的生活有点新意。于是我们僵在那里,动弹不得。于是我们只能仰赖陌生人偶尔施舍的善意过活。

胡晴舫《第三人》中继续说:“生命流动的自由解放了人们,却又成了人们最大的恐惧”。
于是,我们摸不着头脑(有者担惊受怕,有者浑然未觉),时间终究要将我们推向何方?或许这份未知,这抹恐惧,就是推动我们咬紧牙关努力活下去一股莫名的力。

很久以前在15、6岁左右时总有股幽幽的预感,自己会在很年轻的时候突然死去。但现在我想要活久一点,睁大眼睛看看时间终究要把我们推向怎么样的一个境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