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pril 2015

最近

清晨4点40分突然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不敢轻举妄动躺在床上辗转,试图在多睡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最近思绪有些浑浊易怒脆弱,观察身体及精神的起伏,敏感多变。或许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只是现在能比较坦然的跟朋友开玩笑说自己真有病。

收到云的电邮说她梦见我要离开都柏林,问我近况如何。呆了一年半的都柏林,我说也够了。没有不好,却也没有很好。或许日子就是这般平淡一点比较踏实,但令人沮丧的还是城市的拥挤及善变的天气,开始想念马来西亚的四季如一。上周和朋友到爱尔兰西岸的Sligo和Mayo玩,突然开始想念起纽西兰。人总是在这儿的时候想着那儿,拥有时却不知足总眺望远方。

放了两星期的假回到工作岗位,回到一直嚷着要离开却怎么也还没离开的毛街。许多故事和计划一直都在变,我想这也是唯一不变的定律,万事万物都在转瞬间生生灭灭。


2 comments:

  1. 同学,看到你有了新的计划,真羡慕你可以一直这样策划旅行。
    Really hope that I have the chance to travel with you one day :)
    Take care~~

    ReplyDelete
  2. 喜歡你的文章,你的淡然,你的態度,加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