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ne 2015

我们都要变得更柔软一些

辞职离开毛街的这几天,足不出户呆在家看书/上网/听歌/看电影/冲咖啡/点香/静坐/瑜伽/做饭/打扫/玩手机/谈恋爱/谈计划/谈有的没的/大哭大笑... ...试图和一年半前,在陷入盲目没日没夜工作之前的那个自己和解并重新连结。这样的感觉很好,久违的无所事事,纵使一开始有些无所适从。

这样的无所适从是很可怕的,因为早已被这体系豢养。豢养得盲目麻木,只要一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就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存在感,纵使已经有一笔够用一两年的存款而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庞大花费的计划。但是还是觉得怕,毫无缘由的害怕一个连自己都不确定是什么的怕,莫名其妙的担心起若干年后那些遥不可及的事。

突然宽裕了的时间,让我更深切反思过去这一年半在这座城里的行尸走肉,在这么一个消费有理物质万岁的荒谬表象里,盲从信仰了什么而又错过了什么,讨厌自己变成的那个自己。安静梳理生活里那些细微的纹理,用力敲打脑袋反复提醒自己:生活是此时此地,不在他方。

回到Eckhart Tolle《当下的力量》,这个一直默默相信却在生活中刻意忽略的信仰。强迫式逼自己去担忧去不满足去憎恶,责怪这个诬陷那个却始终不承认这些生活中的不快乐都是自己选择并造成的。那些在生活中丢失的善意,一部分是因为倦怠,一部分是因为大意。现在一点一滴捡回来慢慢拼凑还原,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们都要变得更柔软一些。在大自然,在这世界,在生命面前卑微谦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