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ly 2015

再见,都柏林!

那天傍晚,刚下过雨后微微出太阳的天空是粉红色的。芋丸帮我背着一个包送我到巴士站,等待前往机场的巴士。我自己背着一个,估计有十五公斤重。我们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叫,自嘲已不复当年那勇猛的背包客精神,前面像袋鼠似背一个十公斤,后面再来一个更大的二十公斤。我们走得很慢,有一搭没一搭的讲废话。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陪她散步,但其实是她陪我,走在那条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街道。

提早离开都柏林不是预期中的计划,似乎离开得很仓促却也相信这是最好的安排。在等巴士的当儿收到E的信息祝我顺风,要我回都柏林后再找他打乒乓。先是回声谢谢,然后不知怎么告诉他说我也许不再回来都柏林了。前往机场的16号巴士来了,芋丸说等下一辆吧。我们都有不舍,只是不想太煽情。再等下一辆吧。


巴士静静从眼前驶过,我们继续讲废话。不太习惯这样的告别场面,所以没有刻意一一向该道别的朋友道别。那天在
408最后的聚餐有些感伤,感伤得讲不出太多话。莫名其妙在都柏林聚首的大家都说不喜欢都柏林,继续留下来的原因不外乎钱。呆了一年半舒适小巧的这座城,想到突然要再次背起行囊离开408离开大伙儿孤身上路,心理及生理上都需要时间调适。

下一辆
16号巴士准时抵站,芋丸问如果她说要再等下一辆呢?不舍越发浓烈,我嘴硬说天气变冷了,要她在天还没暗下来之前回家。混乱中把包递给我,夹着都柏林微凉的冷风我们给彼此一个深深的拥抱。没有肉麻煽情的话,我跳上巴士放好背包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来,用力给窗外笑得灿烂的芋丸挥挥手,鼻一酸然后眼眶就湿了。给E继续回信息,感谢他过去那些日子给的美好记忆。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不好好道别的自己。他有些难过,以为还能在都柏林见面。

天色渐暗,巴士缓缓往机场前进。望着窗外的建筑、人和风景,那熟悉中夹带一丝陌生的复杂情绪和一年半前初来乍到大有不同。
这一年半里零碎的画面,曾经遇见并从生活里消失的那些人的脸庞,快速映入眼帘层层叠叠。都柏林,一个生活了一年半却似乎无法全情融入的一座城市。一直在想,到底由哪些因素组成,会让一个人想要一辈子呆在同一座城市?那么强烈坚定的归属感到底怎么养成?

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离开了都柏林,继续往下一段旅程出发。

2 comments:

  1. hey girl... 继续想前...
    不管身在何方, 祝福跟随... ;)

    ReplyDelete
  2. 离开时有不舍,证明自己在那里真正活过 :)
    Hope to meet u at your next destination~ All the best!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