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August 2015

四年间第四次回到德国Nuremberg

人生中有太多的无法估计,始料未及。这也是她美丽惊喜的地方,那些散落的措手不及。很多事觉得没必要再写,但由于记忆功能有限也逐渐衰退,劝自己踏实的好好记录下来,至少日后还有能读读笑笑的材料。

2012年9月离开了德国Nuremberg沙发主人家后,怎么也没想过之后的每一年都会再回到Nuremberg来。更没想过这么一个曾以为只是过客的沙发主人,在离开后的两年半间隔着几千公里距离通信成为“笔友”,最终会再次以另一种姿态进驻我的生活。

生命中有太多的人来来往往,停停走走。有些人曾以为他们会停留很久,没想到在教会你一些事后就突然离开,从此从生命中不着痕迹的消失。而有些人你以为那声“再见!”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世界那么大再见面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怎么偏偏走得再久再远就是无法把对方弄丢。然后时间又会让彼此以另一种更恰如其分,对人生起着更重要作用的姿态,重新出现在对方的生命中,完整那些岁月还未填补的残缺。

在路上的这些年,庆幸一直有爱。那些爱,让我成为更完整的自己,让蹒跚的步履变得坚定。有些爱当下深刻,转身离去之后却像船过水无痕,恍惚得无法确定那是否曾发生过,那个人是否曾出现过。有些爱像细水长流,慢慢一点一滴教会你一些什么或让你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没有理所当然却趣味映然。

一直都不否认个性粗线条泼墨不着边际,很多时候当感觉还只是一个粗浅的雏形,便肆无忌惮的纵容它自由发挥,最后任其胡乱长成自己始料未及的模样,吓得仓惶离场。一直都搞不懂很多事,现在不想搞懂更细腻不起来。就这样吧,随遇而安。曾告诉自己不要像一张白纸那样苍白老去死去,宁愿面目全非也要色彩斑斓。因为那些都是岁月给予的养分,纵然还是同一个个体,却披着不同颜色的渐层。偶尔心力交瘁,却也缤纷绚烂。

但如果可以,我希望眼前这些美好就这样一直停留。停留在这么一个植物茂盛生长绿意映然的炎炎夏天。即便说“一个人拥有什么,他的限制也就在那里了。”我想,能被这样的拥有限制,很幸运很自由也很快乐。

2 comments:

  1. 原来在德国了... 延续着缘分...

    5月份从天空望下德国慕尼黑的那黄与绿游游一目, 一格一格很规律...
    清晰得很;)

    ReplyDelete
  2. 亲爱的,有事找你,call我好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