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ober 2015

2013年3月17日

离开都柏林,也结束了两个月半在爱尔兰及英国的打工换宿之旅回到德国,想说在一月份回到马来西亚之前,用这两个月半的时间好好整理过去五年在各国路上的种种,为一个结束和另一个全新的开始做一个分界。无意间在电脑中发现2013年3月17日还在航海的那一段日子期间写下的这一篇文,除了感慨时光飞逝,更庆幸自己比起两年半前的那个自己已更完整沉着。

2013317日。
在海上漂流的第19天。阴差阳错的在游轮内谋得一份驻唱的活儿,展开为期一个月或许更长的海上人家生活。

终于想开始在键盘上敲打那一段将近两年(或许不只两年,因为故事还没结束……)在路上的岁月,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看了电影《On The Road在路上》男主角如饥似渴的一直不断将旅途中的每个细节一一用手写进小簿子上,不疯狂却也散发那媒体口中19401950年期间“垮掉的一代”偏执的魅力。而《Shantaram项塔兰》作者Gregory David Roberts逃亡了整大半个地球,纵使在牢里也坚持一笔一划,即使冬天冻伤了手仍旧血迹斑斑的将路上经历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当时的Jack KerouacGregory David Roberts或许都没想到自己所经历的,透过文字效应竟也震撼了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一大群陌生人,在我们这群才刚慢慢要背起背包往前跨出那一小步涉世未深的小朋友身上打了一剂强心针。毕竟,让孩子去背包旅行去流浪去野去吃苦,对传统父母来说是很恐慌的一件事。孩子没有固定收入只身在外,去到离家几万公里外,有些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国家,幹着所谓“背包旅行”的苦差。想想若哪天我自己的孩子想要背包上路,我还是会心纠。孔子说过:“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当初不孝的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离家挥霍那六百多个日子,其实也和亲爱的老妈磨合了好久好久,偷偷哭掉几公升的眼泪。

后来了解,原来将那种种化为文字并不只为了和其他人分享或表现什么,只是让那段记忆有个名分最好的过程,让自己在记忆衰退的年岁里有个慰藉的线索。若没幻化成文字,那终将只是如梦境般的一场涟漪,船过水无痕。于是,逼迫自己重新回忆起故事最初的起点。奋力回忆那场不具名的时空交错,恍若隔世。除了那一张张现在看起来陌生的照片,其实并没有十足把握照片里的那个人是否真是自己。现在的我,坐在电脑前,要斟字酌句将那色彩斑斓却蒙太奇般混杂交错的画面,从不同国度不同城镇乡间小路的名称,到将擦肩而过或曾伸出援手帮助我完成那段旅程男女老幼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写下来,才赫然发现很惭愧的,我真的无从准确无误的详尽叙述。都怪当时以为自己的记忆力很好,能在事后重现所有的情节,事实并非如此。

*****

故事的开始很老掉牙的,从一场分手开始。人生只不过是一次次的学会说 ”Hello” ”Goodbye”的艺术。已经过了期的爱情,却以为死守就能让死灰复燃,任性的非要等到第三者的出现才让我清醒。像是半梦半醒间,一桶冰冻的水猛然从头皮灌下,渗透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细孔流进血液里搅和,才惊恐的从床上惊醒弹起,眼睁睁看着深爱多年的男人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寓意深长的在嘴角牵起一抹淡然的微笑转身离开我的视线,那女人手上正提着水桶。一个红色的十公升大水桶。

知道自己付诸三年的感情与心血正缓缓融进另一个女人的生活里的同时,痛定思痛,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以再输得一塌糊涂的了。于是订了机票,于2011年的情人节只身飞往澳洲墨尔本,然后转机纽西兰奥克兰展开我当时也意想不到的旅程。带着遍体鳞伤的肉身,奋力飞离已从彩色凋零为黑白的那座城,我亲爱的家乡-Batu Pahat。原以为只要几个月短暂逃避与休息便能重新面对往后的生活,这么唐突的一飞,却将我所有扎实得密密麻麻的旧有观念打得支离破碎。在路上漂流的六百多个日子只有我和我那50公升的背包四处为家,别人口中的“背包生活”狠狠的颠覆了我对这世界、这人生、金钱物质、贫富悬殊、人情冷暖先有的概念,让我步入另一精神层面的思考与矛盾纠结中,久久无法平息。

在路上的那段日子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跨步走入这大千世界之前的大半段人生竟是如此单薄无知,措手不及却也着了魔似的频频期盼时间每一天所带来那些不期而遇的惊喜。那个我曾以为的这颗星球,这世界,竟如此层次精彩丰富令人着迷。当世界不再只是黑与白、对于错,不再被腐朽的价值观束缚,我品尝了这世间最甘美鲜甜的滋味,这滋味叫生活。活生生的,历历在目。当生活不再只是盲目无止境的追求更多旁人的认同及物质享受,而是走得越远看得越多,越静下心往灵魂深处挖掘,思索着自己的存在除了消耗殆尽,对这世界能有怎样的贡献而不只是破坏,对于他人遭遇的不幸,自己又能做些什么?走入一座座陌生的城镇仔细用双手将每一座城的纹理摸索,遇上那些上天事先安排好终究会遇上的美丽灵魂、事与物,我想这并非偶然。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穿着白色校服顶着个蘑菇头戴着粗框眼镜坐在高中教室最后一排,偷偷用课本遮掩津津有味手不释卷的读者三毛的《撒哈拉沙漠》的那个女孩,早已在心中为这次的出走播下种子。看三毛看得入神的女孩,脑海中似有若无的有了沙漠的影子,沙漠中伫立着一棵橄榄树。兴奋的用力搓前座男同学的背,女孩眼中散发光芒的对男孩说:“喂,我以后要去流浪!”男孩瞥一眼女孩,似笑非笑的说:“流浪就流浪,不要被浪冲走就行了!”女孩狠狠的给他背上一记热乎乎的巴掌的同时,也默默给自己下定了决心。

于是,女孩还真被浪冲走了。这浪把女孩冲到纽西兰、印度、欧洲十几个国家最后到土耳其、尼泊尔。顺着时间的流流淌,眨眼就是两年。感激天时地利与人和,促成这样的一段际遇。

New Zealand纽西兰(20112-20121月)

Malaysia
马来西亚(20121-4月)

India
印度(20124-6月)Chennai-Pondicherry-Sadhana Forest-Trivandrum-

Europe
欧洲(20126-9月)
(1)
搭便车Hitch-Hiking 横跨:France,Paris-Orlean-Bourges-Clermont Ferrant- Montpellier->Spain,Girona-Barcelona
(2)
搭便车Hitch-Hiking3300km横跨:Netherlands,Groningen->Germany,Weeze Airport-Koln->Czech Republic,Prague->Slovakia->Hungary,Budapest->Romania,Timisoara->Bulgaria,Sofia->Istanbul,Turkey

Nepal
尼泊尔 20129-10月)

Malaysia
马来西亚(2012102日)』

当时的记录截至2012年底,还未包括接下来在爱尔兰都柏林将近两年的记录。感谢那些我所挥霍的时间与珍惜的际遇。

5 comments:

  1. 有勇氣的女孩!旅行帶給你什麽? 你會建議大家都這麼做嗎?

    ReplyDelete
  2. Hello Vera,
    旅行带给我的改变和思考太多,希望大家有机会能尝试。

    ReplyDelete
  3. 谢谢在纽西兰遇见疯狂的你~
    谢谢总是带来许多旅行中的故事~
    希望咱们还有机会在路上遇见~

    ReplyDelete
    Replies
    1. 嘿婉婷!
      好久不见了,生活如何?
      最近在整理过去5年的旅行记忆,纽西兰还是占很大的部分。
      感谢在纽西兰遇见的你们,那段日子真的好快乐!:)
      我一月份会回马,希望到时有机会见面,也考虑办一些分享会。

      Delete
  4. 让你在嘈杂喧嚣的网路世界里,重新沉淀并唤醒文字的力量。欢迎注册加入我们,重拾你对写作和阅读的乐趣。
    http://chinesesays.com/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