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April 2016

荒野教室计划 Campervan Classroom Malaysia

背包旅行这五年来在路上一直思索,旅行的意义如果只剩下拍照打卡,那是再苍白自私不过的。三年前在德国和一位沙发主人和他的朋友分享当时内省后的挣扎,我说:“德国并不需要这些穷酸背包客的到来,对于德国的发展我们微不足道得不足以贡献任何事物,只要不给你们国家添麻烦,制造垃圾扰乱当地人平静的生活后拍拍屁股走人,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 ...”。语毕我们都沉默许久,因为无法不承认旅行的出发点就是自私的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尝试新鲜事物、想突破自我,以上三点都是以“我”和“我想要”为主轴,极少人会为所到的国家考量:“我能为德国带来什么?”“我能从马来西亚带什么美好的事物到意大利/纽西兰/土耳其去分享?”。

隔天一早离开前德国沙发主人的朋友慎重其事的看着我说:“你知道吗,我想了一整晚你所说的,我觉得你的到来就是最美好的分享。你把所见所闻带来给我们这些很少有机会出去旅行的人,带我们看你所看过的世界,透过你的分享激发我们去思考那些早习以为常的思维逻辑与旧观念。这些所谓的‘付出’与‘贡献’或许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但它正慢慢改变我们对这世界的看法,这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常重大。谢谢你!”彼此相拥,我带着温暖却又更深沉的思索离开。

真的是这样吗?在旅行时没给当地人添麻烦?在别人国家里制造的垃圾我们有负责吗?言行举止有丢自己国家的脸吗?旅行除了吃喝玩乐看景点还有哪些更深的层面待我们思考挖掘?很长的段时间在路上对于自己拥有这所谓“能去旅行的自由”感到无力与厌恶,自责看尽了世界风景与荒凉,却无法为这世界做些什么改变更甭提贡献。挨饿受冻的老幼继续挨饿受冻,贫穷的人更贫穷,富有的人更富有。而我这种介于两者之间的中产阶级却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思考旅行的意义然后写部落格无病呻吟。这样的“自由”让我手足无措,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做起。

沉寂一段时间回到久违的马来西亚,看见这几年自己和这块土地的变化,思索这间中不断拉扯的关系及因果。有好多这五年在路上汲取的养分,想要找个适合的管道与更多人分享,更开始思考“教育与分享”这些事的重要性。透过和朋友讨论,开始了“荒野教室计划Campervan Classroom Malaysia 的概念。缓慢轻盈播下种子,希望能在各地茁壮发芽。

「我們真正應該在乎的是,如何在有限的生命中,活得比較像自己。」~侯文詠

***讲座/工作坊等活动邀约,欢迎洽询:wenchin86@gmail.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