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August 2016

囧房出租#1

几年在路上走了大半圈之后发现不需要走得太远,旖旎绚丽的风景其实就在身边,夹杂在那些日常细微末节的枝桠里。静下心,更懂得怎么细细品觉个中况味。

因朋友邀请,临时决定搬来马六甲打理他手上其中一家只有十间房,取名囧屋The Jiong Guest House的小型民宿。囧屋已开业五、六年,由于朋友的民宿业务迅速扩张无暇打理,便问我们要不要试试经营三个月。三、四年前在他名下的几家民宿打工换宿过几个月,所以对打理民宿或马六甲老街周围并不陌生,便答应了。很庆幸离开的这几年,那些熟悉的老街坊及店面还在,大家还记得我并热情打招呼。我想这或许是为什么会一再回来马六甲的原因。总说自己比较喜欢星期一傍晚的马六甲老街,在周末结束游客散去之后还原马六甲的平静。

接手囧屋开业的第十二天,想要快速记下那些来来往往的有趣住客。

开业第三天,有个年约五十岁叫老吴的男人走进来问有没有房,他说平时来马六甲都是住隔壁但客满了,所以过来住我们这里。那晚我们坐在河边喝酒聊天,同时还有一对正在环游世界的年轻法国情侣。老吴说得一口流利英语、中文、泰语、福建话、广东话,娶了一位泰国老婆,目前定居泰北。老吴口中他的职业是酒店经理,但是需要经常来往中国及泰国做生意,做生意的项目貌似繁琐。上个星期离开之后老吴这星期又回来,这次一连住了五天,因为某天夜里喝醉丢了钱包,隔天宿醉还要到处打电话向朋友借钱还房费但朋友不肯借。情急之下说着自己的辛酸,大叔眼泛泪光。我们借了他一点钱,隔天他买了好多菜回来给我们煮午餐。

另一位是来自德国的克里斯,旅行了几年在亚洲呆了好长的一点时间。思维敏锐,说起话来速度很快,如果不打断他可以从食物聊到宗教、旅游、政治、家庭到怎么修补鞋子及包包,令人汗颜,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相信他什么时候他只是信口开河。克里斯之前在马六甲住过两个月,对这里了如指掌,热情介绍我们哪里的印度庙有免费三餐提供或哪里有好吃的素食。今天又到了付房费的日子,我问他还要续住吗?他说:"Forever!"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

还有一些没有带行囊,纯粹来过一夜的小情侣。或许不方便把男女朋友带回家,晚上很迟才Check In隔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Check Out了。然后我们在房里的垃圾桶内发现一泡尿,气得负责收拾房间的S破口大骂他们的不道德。

像马六甲这样挂上“世界文化遗产UNESCO”标签,便有大量国内外游客涌入的旅游区,每天都会遇上来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旅人过客,快速交换千奇百怪的故事便又往下一站出发。在这里仅呆了十二天,感觉像已经呆了两个月般的目不暇接。

故事陆续有来,希望来得及记下脑袋里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缓缓记录一系列“囧房出租”那些台前幕后的奇妙旅程。这次换作我留在原地,看着那些大大小小背着背包的身影来来去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