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ly 2017

极简主义(Minimalism):精神层面篇

上篇提到的极简主义,主要围绕在金钱和物质。而这次想说说,精神层面的"断-舍-离"。

生活在这网络繁杂交错资讯四通八达的世代,一条有益或无意义的讯息从南半球往北半球发送不过几秒,不费吹灰之力也不花分文。于是人们滥用科技便利,弹指间有事没事往脸书狂发照片或更新状态。终于,在2013年的某天,毅然决然坐在咖啡厅里用一个下午的时光把脸书上五百三十几个家人亲戚好友,一一删除。不把个人脸书帐号删除,因为还希望借由一些有意思的专页,例如Tiny Houses, Living Off The Grid,Zero Waste,Grow Food Not Lawns, Natural Cure Not Medicine,Sustainable Living,The Minimalists等获取相关知识。

坐在电脑前看着"好友名单"上那些熟悉或陌生的面孔,顿感莫名其妙。家人朋友经常在现实生活中碰面,为什么还必须被加到脸书上在"那里"成为朋友呢?而朋友的朋友或亲戚的朋友,有些从来没见过面却莫名其妙成为脸书上的好友,甚是惊悚。殊不知有多少素未谋面的路人,随时能透过脸书窥视你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在按下删除键时,一一监视和名单上那些"好友"的交情。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聊了哪些有趣的话题?曾共同经历那些具记忆点的事?会继续联系吗?除了脸书,还有哪些方式保持联系?遗憾的是,有一半以上的答案是否定的。除了聊是非讲八卦,许多所谓的"网络社交关系"并没有为我的人生带来多大的推进作用。

把名单删除后,每每登录脸书,便是一目了然我所感兴趣的文章,重点知识或新闻。少了朋友们轰炸式的旅游景点介绍及各个模特儿般骚手弄姿,设脚架自拍故意不看镜头眼神朦胧的OOTD日常穿搭或精美的三餐摆盘,一天下来用在浏览脸书的时间也省去好几个小时。这些省下来的时间,便能打个电话给真正关心的朋友,相约出来喝杯咖啡面对面坐着好好聊天。

很多时候人们因念旧,不舍将幼稚园时期做的卡片,小学讲故事比赛的奖杯,初恋情人写的情书或某次旅行的飞机票根丢掉。以为留着一些物件来缅怀纪念,就能回到生命中曾经辉煌的某段时期。经年累月堆积如山,每年农历新年前夕忙着把东西搬出来抹掉尘埃,又原封不动放回床底。年复一年除了占据空间豢养尘埃,那些旧物散发的陈旧磁场也会阻碍我们迈步往未来前进。浪费时间精力打扫那些已经用不上也对现有生活没多大帮助的东西,费神费力。

某种层面上,无意识花钱购物或囤积已不为生活带来帮助的东西,在精神或心理上或许有哪些对童年及过去的不安全感与眷恋或对未来或未知的恐惧,未经妥善处理却找不到方向抒发,唯有靠花钱及被堆积如山的物品围绕来得到暂时性的满足及存在感。

我不是专业心理学家,但透过极简主义及断舍离等删除清理方式,这些年来在修复自己的物质或精神世界,梳理过去种种在心里或记忆中打了死结的钻牛角尖,起了非常大的帮助。把不必要的物品或想法丢掉,让居住环境及思绪腾空,才能把能量专注在重要的人事物上,以便更轻盈自在踏实过有质感的每一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