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September 2015

四年后再写这篇《吃素这回事》

吃素吃了五年(四年前写的这篇),除了一开始的转变家人无法适应以外,这还是第一次感到吃素必需这么卑微压力,像犯了滔天大罪的重犯。离开把我照顾得很好的Patricia(即使他们夫妻俩不吃素,也库存许多蔬菜及适合素食者食用的材料,以方便我们这些Vegetarian Helpers,这点我很感激),到了爱尔兰西岸一个叫Castlebar的地方。这是我在今年四月份透过AirB&B住进的farm house caravan,环境清幽四周环绕翠绿山脉。这次带着旧地重游的心情回来这里打工换宿两周。

和主人家在约好的地点碰面,开心拥抱寒暄后,主人便说要到超市买东西。一边面对琳琅满目的食材,她礼貌性的问我有什么不吃吗。我说我不吃肉,她瞪大眼睛跟我再三确认:"Are you vegetarian?"我点头。然后接着问即将来跟我会合一起换宿的朋友是不是也是吃素,我说是。一片乌云掠过她的脸升上头顶,我知道大事不妙!假装漫不经心的逛超市,心里开始慌在盘算接下来两周的三餐该怎么办?随意拿起电话来看,收到一封女主人寄来的信息: "They both feckin vegetarians!!!!!!!" 握着手机的手心顿时一阵凉意涌上,直达心头再流向脚底。想必她是要把信息传给在家等候的老公却误传给我。千头万绪,顿时我也不知该怎么反应只好强颜欢笑假装没看见那封信息。

回到家见到男主人,便劈头喋喋不休问我为什么要吃素还提出种种他们爱吃肉的理由,说吃素不健康等。内心翻腾百般的委屈及万般的脏话却必需硬生生咬着牙吞下。从来就没歧视吃肉的人说他们是Feckin什么,岂料选择吃素在他们眼里却变成一种病入膏荒还必需遭受他们主观的诸多批评?在都柏林的一年半和三位非素食主义的室友同住同煮,一直很感激她们的迁就配合。从来就不喜欢麻烦别人,也认为自己必需对自己选择吃素这件事负起全责,所以大都自己下厨,不假他人之手,更从没要求大家配合我或传教式逼迫大伙儿也加入我的行列。

吃素这五年来虽遭受许多冷嘲热讽和无聊玩笑,但也受到许多非素食主义朋友的理解和照顾。吃素只是个人在生活上的一项选择,就好像大部分的人选择吃肉一样自然。不是因为少众就等于有病,也万万没想到在这么一个科技资讯发达疾呼"人人平等"的年代还有人会对吃素或同性婚姻合法化或残疾或贫穷或性别或那些流连边缘的少数族群施以言语/身体攻击或冷暴力。

人生中有太多千奇百怪的选择,选择自己觉得合适舒服同时不伤害他人不妨碍社会和谐运作的生活方式。多一份同理心接受异己,即便无法施以帮助或关爱,至少无需在言语上增添对方压力或使对方因自身选择感到尴尬难过。大家同住这一颗地球也只是彼此的匆匆过客。但愿每一次擦肩而过我们都能为彼此留下多一些温暖,少一些负能量。纵使这世界无法变得更美好,至少我们能尽力把伤害及破坏减到最低。由衷感谢!

3 comments:

  1. 就做你自己! 管他在谁的眼里frecking 不frecking!
    :)

    ReplyDelete
  2. 我也是素食者。我认为素食者是无私的,为了爱护动物可以牺牲口腹之欲。加油!

    ReplyDelete
  3. 方柔谙到此一游!(来抱一个)
    ps我现在也“没吃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