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anuary 2021

2020

 一直思索着该怎么总结2020。 

学会了什么的同时失去些什么,该从何开始写。反复斟酌,再多辞藻也略显疲软无力而多此一举。无法贴切形容身体里面那些无法言喻的,灵魂心底那一小块或一小片,如头皮屑般的无以名状,在2020的一天天里缓缓凋零剥落,被现实掏空。多了太多反思的时间,反刍之后却又深陷更黏稠的迷惘。

2020的每一天充斥着世界各地许多除了新冠肺炎以外的大小天灾人祸,眼睛应接不暇透过手机视频吸收各地新闻,大脑来不及消化转眼却已迈入2021。『时间』这个一直以来非常抽象的概念,在2020里更淋漓尽致的展现它的一无是处。吊诡的是,『时间』却也一直是人类赖以生存非常重要的一个信念。冀望透过『时间』能疗愈伤痛,能原谅犯过的错,或以为耐心等待『时间』就会带来奇迹。然而直到2020年底,世界局势并没有奇迹般好转,等到的却是一则则更荒谬不堪的新闻,试探着人性的底线藏得多深,玩弄着人们的道德标准与价值观冲撞。

我把自己的抑郁及无力感归咎于『季節性情緒失調』(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怪罪于德国冷冽灰暗的冬天。昼短夜长,心情的起伏视乎当天有没有足够的阳光洒进窗户里。认真反思,全身立刻充斥着满满的罪恶感。只是因Lockdown足不出户在家,凭什么在那里无病呻吟?想想那些站在前线没日没夜照顾病患的医护人员,再想想那些因这次疫情失业甚至失去至亲的人们,还有那些无辜丧生在人为失误或天灾的人们。而我这微不足道的有心无力,似乎在这时间的洪流里起不了多大作用。

这世界是靠着怎么样的能量在支撑运转?

有些人的存在是为了建设,而另一些人的存在是为了摧毁。正如死亡和生命是同一块银币的一体两面。或许这是为什么这世间必需由这么多不同背景族群人们的意见及概念去显化,并越过语言障碍意见分歧等鸿沟,一同建构大家心目中所谓理想的社会。然而当人们迷失在自我膨胀的幻象里,当语言障碍越翻译越嫌词不达意,思想矛盾及肢体冲突迸发加上淬不及防的病毒侵入,个人内在在过去生命历程里所建立起来的信仰,连同外在肉眼看得到的实体世界,一并瓦解崩塌。

还有什么值得我们投注时间与精力,甚至牺牲性命?

抑或苟且偷生,得过且过能保住小命,就已经是最大的智慧?自问过了三十而立,在这
纷繁复杂的世界,是否有为自己立下正确的价值观与坚持,而四十才能不惑?

惑。
有太多对过去/现在/未来的反刍与困惑,衍生出更多崭新的疑问,心有余而力不足之际也感慨,2020这一年34岁的我,游弋在一个
最坏却也是最好的时代。

1 comment:

  1. 2020 WAS A YEAR OF LESSONS, GRATITUTE AND THE UNEXPECTED.

    ReplyDelete